愚昧至極,不知羌佛是誰!
慚愧佛弟子:拉珍

( 這篇文章比前幾篇稍微長一點,但請你們一定要耐心地認真讀完讀懂,因為它對你們的成就福慧、正知正見,起著萬分重要的作用。)

        

在我發的上一篇題為《基本文理都不通,難怪亂解經義》一文中,我就說過會在下一篇,也就是這一篇文中,稍提一點給陳恆寶生你等清醒清醒。這篇文章我早已寫好,卻一直沒有發表,為什麼?因為我在等一个大事因缘的圆满。直至佛歷2561年的今日,農曆七月初三,殊勝吉祥的消息傳來了!今日下午約兩點十五分左右,尚耶仁波且、釋正學法師請羌佛說法,說法一段時間後,羌佛突然停下,說:“停了,不再講了,因为大事因缘到了,大事因緣已經來了,出現了!觀世音菩薩剛才把趙玉勝接走了,在他身邊的人也看到了。”羌佛的話說完两分多鐘,釋正學法師的電話響起來,遠在八百多公里外的護理趙玉勝居士的佛弟子毛美郿激動萬分地報告說,趙玉勝居士生死自由,今天下午,他上完洗手間沐浴完畢,美國時間約兩點五十分左右,趙玉勝告訴毛美郿:“南無觀世音菩薩來接我了!”此時毛美郿看見高大無比的觀世音菩薩站立在趙玉勝頭頂上方,全身放射著強烈的五彩白光,莊嚴無比!此時趙玉勝說:“陳寶生是個妖魔,妖孽!是罪人!這件事情我要做完,我要表法,讓所有人都知道,真正的佛法在佛陀師父這裡,要好好學佛,跟隨佛陀師父好好修行。”說完,趙玉勝全身放出光芒,神識從頭頂衝出,腳蹬彩雲,跟隨觀世音菩薩升上虛空走了!毛美郿目不能捨,一路追著看,追到院子時,院子的三棵樹上,正飄然降下異香撲鼻的甘露!華藏寺法師們趕去現場做佛事,都看到雪白的甘露正在往下降,掉到地上不見蹤影!住在對面的一位鄰居,也看到了觀世音菩薩接走趙玉勝!這是華藏寺法師們第一時間趕到趙玉勝圓寂現場所做的實況記錄,講述實況的毛美郿一邊敘述一邊激動得淚流滿面。

 

佛弟子們,面對這殊勝的成就境界,拉珍只想說一句:這才是所有佛教徒的終極追求——生死自由,解脫輪迴,跟隨佛陀去到佛國!!!

 

以下是我早已寫好的原文,今天圓滿了大事因緣,應該發出了。

 

我對陳恆寶生等人所用的一系列的立名,似乎足以證明我不是一個修行人了?非也。我是否有失倫常?非也。我是否脫離了四無量心,沒有大悲菩提心才謾罵辱人?非也。好聽話誰都會說,奉承貼金之名誰都會用,但那不是我,不是真正的依教奉行、如語實語的佛弟子,而是妄語戲論,不是修行的人。我是一個佛教徒,大悲為本,必須依戒,豈敢強加誇張有辱眾生自招黑業?我深深知道必須學佛陀不妄語、如實語、直質語。若我亂行定份,不能確準,誇張亂取辱名稱呼,就落入了戲論,成了非實語,脫離直質語,那就違背佛陀教戒了。我對陳恆寶生等的名份定義稱呼,是經再三掂量,為確保無誤,我還特別依法擇訣,才定出的恰如其分的真實稱呼,是他們該擁有的實在銜頭、本質名位身份。如果我稱他們某某仁波且、某某閣下或某先生小姐或某君,那就說假話了,用不實戲論,犯妄語戒了,就不是一個依教奉行的佛教徒了。我的願力是成為大菩薩、成佛而利益成就眾生,因而不敢使用一句不確切的定份稱呼及文義,我還沒有笨到用非實之詞謾罵而錯因果、感召罪業的程度,我只能符合教戒,如實定義外表是人形、實則是魔身的陳恒寶生及其追隨之邪教弟子。

 

陳恒寶生及其邪教弟子,你們才讀了幾天經文?你們才見過幾本佛書?三藏十二部你們讀過幾本?讀懂幾句?你們才聽過幾點佛法?你們可有半點證量?就算你們學八萬四千劫,在羌佛座下也不過幼稚乳嫩的一員。你們以為一陣胡亂污衊誹謗就會騙到人,就可以把誰染污,就可以讓你們自己的邪惡立正?包天妄想!就憑你們在經教上一無所能的智力,憑你們膚淺人渣的思維,幾個謗佛謗法的罪人,以及你們的邪教觀點,你們若能說出佛經真理,那才真是錯亂了因果!

 

你們是專說假話的騙子,但同時你們的愚笨也的確是佛史罕見的。比如,大家明明都知道的第三世多杰羌佛五明成就高到頂點,至今為止世間無人能敵,這是公開的事實,但你們竟然故意睜眼說瞎話,明明知道看到,卻就是要說假話否認,還認為騙到了大家,以為所有人都跟你們一樣蠢一樣惡。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五明三十大類不談,只憑工巧明,第三世多杰羌佛文化藝術館在社會公眾的推選下,被評為五星級藝術成就館,“紐約時報”等幾萬家報紙報導,這是陳恆寶生等幾個邪教騙子否認得了的嗎?你們的假話只會公開讓大眾看到你們污蔑誹謗佛陀的事實,認識到你們胡說亂編的騙子邪惡本質。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五明成就聖量,多得數不過來,書上三十大類成就擺在那裡,你們否認得了嗎?你們誹謗無上古佛第三世多杰羌佛,不呈現現世惡報、不墮無間阿鼻地獄,還有因果嗎?陳恒寶生被香港警方、美國員警追捕,被皇室奪爵,醜聞驚爆全球,三百人於香港警局請願控訴,這明擺著的現世惡報,你們能否認得了嗎?

 

陳恒寶生和你邪惡弟子的文化程度,更是低到難以想像。你們不但看不懂經書,連世間語文水平都很低下,原文摘抄都會丟句破義。上一篇文中,說到你們引用的《合部金光明經》,本來不屑與你們勝解經義,由得你們自己去折騰看哪天能弄懂看看自己多丟人。但我畢竟菩提心性使然,你們已然愚笨到這個地步,又身纏五逆惡罪,就憑你們幾個,要熬到哪一劫才能弄懂啊?更況你們永墮孑孓,獄苦無盡,焉有出期,越想越不忍心,雖已罪為闡提,畢竟還是眾生,還是稍作提點吧,也許有一線之機能救你們,不然你們永遠也不知道自己罪報在何處,還把牛糞當成靈芝!

 

你們摘引了一個錯版自己還不知道,解讀的含義更是顛倒混淆、張冠李戴,曲解誹謗佛陀的說法。完整的經文是:“云何菩薩了知應身。謂諸如來。為諸菩薩得通達故。說於真諦。為令解了生死涅槃是一味故。為除身見眾生怖畏歡喜故。為無邊佛法而作本故。如實相應如如如如智。本願力故。是身得現。具三十二相八十種好項背圓光。是名應身。”經文明明說的是佛陀為了令菩薩們通達後去為眾生說真諦,為了去除眾生身見怖愄等諸障而生歡喜,如實相應如如如如智,本願力故。這是所見“應身”之生建立在相應于如法智境及其本身願力成熟的內因,才能是應身得現。是為具願成熟、具相應如如智的眾生所顯,而不是不相應如如智、願力內因不具的眾生都能看得到三十二相的。眾生依於願力的成熟,相應於如實的智境,才能得見三十二相八十種好項背圓光之應身,也就是說如果不具有相應如如智境的程度,和願力不具,該生就未成熟見三十二相八十種好項背圓光的條件,因為能見之如如智愿力內因不成熟,應身就不能得現。

 

陳恆寶生和你的邪惡徒弟,你們都讀了些什麼?太丟人啦!!!基本的語文閱讀能力都那麼差,還說深入經藏,完全癡心妄想!經文哪一句說的是三十二相是一切眾生有緣無緣、願力好壞大小、具不具內因隨時都能得見?有一句公開的佛語,很多佛教徒都知道:佛陀無緣不渡。也就是說沒有緣法,想聽一法一偈都不可能。而汝等經藏白癡,狗屁不通,除了曲解經義,就是誹謗佛法僧。汝等黑業纏身,竟然妄想得見三十二相八十種好項背圓光!要見到三十二相等,是針對相應如如智程度,願力成熟才能享受的,懂了嗎?正如趙玉勝,所見到的是自己的一切煩惱痛苦,見到的是跟隨邪師“恆生”所招致的惡報、癌症、極劇痛苦,而後識破“恒生”為邪惡騙子,徹底斷掉關係,發下宏廣深願,一念成真,開膚了如如智,愿力成熟,內因具備,才得到第三世多杰羌佛請阿彌陀佛現三十二相親臨為他傳法。

 

陳恆寶生及其邪教弟子,你們除了謗佛法僧、假話騙人之外,還有一點好人的心嗎?如你們邪文說第三世多杰羌佛自稱佛陀,這是對羌佛明擺著的污衊誹謗!一直以來,無論大小法會或與人接談,第三世多杰羌佛從來都說自己是一個普通的行者,只是傳揚佛教的正法,只有慚愧,不是佛陀,沒有資格收受任何行人的供養。每當有人感謝羌佛的加持,都會聽到羌佛說:“我哪有本事加持,是佛菩薩在加持你們,是你自己的善業因果加持你自己。”陳恆寶生,你們除了睜眼說瞎話,還會說什麼?你們說羌佛是邪教,卻不知說這話的人,恰恰百分之一百是真正邪教。羌佛說法,《藉心經說真諦》《學佛》《解脫大手印兩大心髓》《什麼叫修行》等等,哪有絲毫邪教觀點?僅就羌佛說的不可落入的一百二十八條知見,條條都是符合佛教的正理正教 !就憑一百二十八條中的其中一條,要行人嚴持三壇大戒,就是釋迦佛陀要求出家人必守的正教正律。如果羌佛都成了傳邪教的,那不是全世界的出家人都成了邪教?三壇大戒不也成了邪說了?釋迦牟尼佛要人守三壇大戒,難道是邪教釋迦佛嗎?

 

你們說第三世多杰羌佛缺了釋迦世尊的認證,這真是自找機會曝光你們虛假不實、迷蒙大眾的惡行。我問你們,佛史上釋迦世尊認證過誰?釋迦世尊從未認證過任何人!經書中釋迦世尊所說未來之事,那叫預言,不是認證,這是截然不同的兩件事,你們實在不懂可以去請教小學語文老師。唉,你們畢竟是陳恆寶生的妖徒嘛,愚笨到這個地步也是可以理解的。

 

至於預言,釋迦世尊預言過很多,但也有很多佛法大事因緣世尊不曾預言,在常規佛經中找不到。比如大迦葉尊者持佛衣入定雞足山華首門以待彌勒菩薩降世;比如攝摩騰、竺法蘭二位尊者將佛法傳到中國;比如彌勒菩薩化現為太虛大師;比如金剛手菩薩化現為慧能祖師開創頓悟法門;比如地藏菩薩化現在九華山;比如玄裝法師印度取經;比如鑒真和尚東瀛弘法;比如唐武宗滅佛、朗達瑪滅佛、塔利班炸毀巴米揚大佛等等等等。這些人、事、因緣,在佛史上都非常重要,但釋迦佛陀都不曾預言過,難道就都沒有發生過嗎?要明白,不是釋迦世尊不知,佛陀具遍知無量之智,前後無量劫盡在一觀,尤其大迦葉尊者持衣入定不過佛滅度後二十來年的事,世尊豈有不知之理?佛陀不是不知,而是不說。是何因緣?是眾生因緣故。佛陀對因果的透徹,是任何菩薩都不能比的,佛說一切法皆以眾生因緣為基,隨眾生緣當說者說,不當深說者淺表概略而說,全不當說者,一個字佛陀也不會說,只會隨眾生的因緣自轉。比如提婆達多數次害佛,甚至從山頂推石頭下來砸傷釋迦世尊,放瘋象出來害世尊等,世尊豈有不能預見的道理?但經書中你們可曾見釋迦世尊提前說過什麼?可曾改路或退回不去?沒有,佛陀只是隨緣而應,依因顯果施教,這就是眾生的緣起與佛陀的關係。正如第三世多杰羌佛見到陳恆寶生的第一眼,便知他是從波旬魔王處來,因而沒有收他為徒,而是讓他去給尊奉定海當徒弟。那段期間,伍建平請示羌佛為何不直接教陳恆寶生?羌佛說:“教他不是不可以,但他很難教化,你不瞭解,他是那邊來的。隨緣吧,待以後觀察再盡力教化吧。”這樣的話對普觀長老、運生多傑都講過,弟子們當時不明究裡,羌佛雖然瞭若指掌,但因緣未熟眾生不能得知真相,羌佛從不解說,何況本世界教主釋迦佛陀不拒絕魔眾學佛的願力已經發下,羌佛更不可能不讓妖魔學佛。直到現在,弟子們方才恍然明白羌佛當年所說深意,陳恆寶生是從波旬魔王那邊而來,他本是魔類,不是佛弟子,受羌佛二十多年諄諄教化,依舊魔性不改,以謗佛毀法為己任。

 

佛陀的預言,該說什麼、不該說什麼,說多少、說到什麼程度,都是依眾生因緣而定,只有佛陀清楚。如羌佛1995年為了在台灣留下一段聖因,作了預言現量實例。當天早上未出發之前,羌佛就把從台北到花蓮一天之內一千多里路所要發生的事,包括上山道後太陽高照,但會遇到突如其來的暴雨引發山洪,暴發泥石流阻路,要倒車改道等等,全部一一預言寫下,甚至到達花蓮終點會是幾點幾分,都寫得清清楚楚。但因緣所致不該讓弟子們提前得知,羌佛沒有早上公佈,而是寫成文書密封後交給大家保管,告知大家所密封的文書是當天全天的預言,等到抵達最後目的地再當眾拆封,結果所預言的事全部出現,連到達終點拆封的時間也一分鐘不差。有三十多人當天隨行見證,國際奧委會文化傳承委員會主席、國際拳擊協會主席吳經國也全程陪同羌佛,至今他還收藏著大家簽名證明的這份預言文書。

 

眾生的因緣皆在佛陀的觀照中,但並不是每一件事,佛陀都會作出清晰的預言,都要令眾生提前知曉。而在這諸多預言的背後,還有更深的因果正理陳恆寶生你們當然無從知曉,我粗提幾句以告你等邪教愚人可憐得很。佛陀所作預言是基於當時的因緣而觀得的眾生與佛緣之未來果,並不曾說過現在定了以後就不會再變,也許過幾天因種就變果了,也沒有鐵定這回事。如果所有的預言都是鐵板一塊沒有絲毫變更的可能,那就成了外道宿命論,成了神棍巫婆測字算命的定數論假話。如果眾生的一切未來皆為定數,那就沒有修行的必要了,該當官的當官,該做乞丐的做乞丐,該倒楣的倒楣,該富貴的富貴,該成就的成就,該無難的無難,該遭災的遭災,該惡報的惡報,反正修與不修以後的結果都鐵定了的,沒有變更了嘛。這就不符合因果,違背因果律了 !要明白,眾生的修持在變化,種因的關係,果顯也在變化,其未來之果隨其種因而變化,連眾生生死入轉輪迴這種定業,都不能成為鐵板一塊,都還能依學佛修行而改變為成就解脫呢!眾生的共業也在變化,假如一個地區的眾生因精進修持而增益了大福報,其善業成熟已經驅離過去的惡果,他們應該得到佛菩薩教授更高的佛法,難道就因為這件事沒有出現在釋迦佛陀的預言中,佛菩薩就不會化現去相應教化他們的成就嗎?因此,無論有沒有預言,有預言很好,沒有預言也不能說明什麼實質問題,預言並不是判定是否佛菩薩再來的最實在依據,釋迦佛陀鐵定的法規五明智慧成就的展顯,才是最實在、唯一可靠的判別佛菩薩的標準。

 

陳恆寶生和你的邪教徒弟啊,你們那微塵般的見識,離真相太遠太遠了!再如地藏王菩薩與大目建連尊者的問題,這大約是你等最為得意之處了,只可惜,佛菩薩聖者們的妙用,豈是你們幾個愚笨邪徒能參透的?你們太沒有經教知識了,難怪你們的邪師陳恆寶生100道題47題空白答不出一句,只考得18.5分。第三世多杰羌佛隨時與諸佛菩薩通達,能從阿彌陀佛手中留下已經往生的釋了慧法師返回人間,能請阿彌陀佛親臨壇城為弟子傳法,能請釋迦牟尼佛現身為弟子傳法,能請佛陀親臨降下甘露,能請觀世音菩薩親臨接引弟子,第三世多杰羌佛任運於諸佛菩薩之間,隨時可以向佛陀們瞭解真相,對大目建連尊者和地藏王菩薩是什麼關係瞭若指掌,而諸佛菩薩的化現妙用,你們幾個邪徒一分都不能懂得!

 

正是你們自己所引用的《大方廣如來不思議境界經》中就說到:“時有十方剎微塵等他方諸佛,為欲莊嚴毗盧遮那道場眾故,示菩薩形來在會坐。其名曰:觀自在菩薩,文殊師利菩薩,地藏菩薩,虛空菩薩……”,既然如是諸多菩薩都是十方剎他方諸佛所化現的,既然你們自己引用了《地藏經》說:“爾時,諸世界分身地藏菩薩,共復一形……”既然你們知道各世界分身所在都是地藏菩薩一形,是佛菩薩們的任運化現分身,那你們又知不知道大目建連尊者就是地藏菩薩所化現分身之一呢?難道地藏菩薩來法會時,釋迦佛陀就該命令大目建連尊者你要馬上圓寂,因為地藏菩薩來了,你不要出現造成衝突,我點一個名不點另一個不好?再者,從釋迦佛陀住世到現在,也就兩千五百年,那位參加法會的地藏菩薩至今仍健在,因為天人壽命就有八萬四千劫,地藏菩薩的壽命斷不止兩千五百歲吧,那麼,那位參加法會的地藏菩薩還健在的同時,為何另一位地藏菩薩以另外不同的姓名和肉身,在唐朝時出現在中國九華山呢?而陳恆寶生這個凡夫及其邪教弟子,連基礎文詞都學不通的社會騙子,你們有什麼資格能與諸佛菩薩彼此通達的聖量相論呢?你們知不知道西晉聖者耆域,同時分身五百進五百洛陽人家?你們知不知道南北朝高僧寶志同時出現在市集和監獄中?你們知不知道達摩祖師明明已經當眾圓寂下葬,卻又活生生出現在他鄉呢?你們知不知道觀世音菩薩在聞聽釋迦世尊說法的同時,又以不同姓名身份化顯在世間渡不同眾生呢?你們知不知道蓮花生大師化身的第四世多智欽大法王一分為二,化為土登成華利桑波和仁增丹貝嘉參,姓名不同身體不同的兩個人,並一起坐床,一起生活、學佛法,而都是蓮花生大師呢?你們又知不知道《十輪經》和《占察經》記載,地藏菩薩由大悲誓願力,曾示現大梵王身、帝釋身、聲聞身、閻羅王身、獅象虎狼牛馬身,乃至羅剎身、地獄身等無量無數異類之身,以不同身份姓名,不同生活不同業務同時行於法務,以利法義表顯教化眾生呢?佛菩薩們相應弘法利生行為之妙用,隨眾生因緣,或化身分身,或不化身分身,他們之間誰是誰,那都是佛陀和大菩薩們才能通曉之事,初地菩薩都還不懂二地菩薩的事,而你們幾個菩薩邊都沾不到的謗佛毀法、毫無見識的愚笨凡夫,又怎麼能有資格本事看得到內在的真相呢?是隨時與諸佛菩薩通達的第三世多杰羌佛所說是真,還是你們幾個一明不具的愚笨邪教徒所說是真呢?是說請佛陀現身就現身,說請瑪哈嘎拉金剛現身就現身的羌佛所說是真,還是你們幾個欺詐眾生的人渣騙子所說是真呢?是在台灣提前寫出一整天所有事的預言的羌佛所說是真,還是你們幾個日百無一能的毀佛像罪人凡夫所說是真呢?是能從阿彌陀佛手中留下弟子返回人間的羌佛所說是真,還是你們幾個謗佛法僧的五逆惡人所說是真呢?是能請佛陀降下甘露的羌佛所說是真,還是你們幾個五明不沾邊、騙財又騙色、整天說假話的騙子所說是真呢?

 

新聞說,有位特級專業白案大廚,偶遇鄉野惡婦,惡婦強令大廚教她做麵包,大廚慈善施教,言及酵母之重要,遂取一包高級進口酵母相贈,上寫“yeast(酵母英文)”,並告知yeast就是酵母,酵母就是yeast。無知惡婦只見她看不懂的外文卻不見酵母二字,天生惡性膽邊生,破口大罵大廚是假的,甚而動手,如是等等鬧到了派出所。陳妖及行邪文者,你們便是這惡毒又愚蠢沒見識的鄉野惡婦了。

 

你們的邪師陳恆寶生連灌頂是什麼都弄不明白,你們那點歪七扭八可憐的佛學見識,在第三世多杰羌佛面前,無非是地溝裡的幾隻小爬蟲罷了 !四千多部的《甘珠爾》《丹珠爾》你們學過幾部?不要說你們的邪教上師陳恆寶生是個經教白癡,連三藏的千分之一都不懂,就算退一萬步你們三藏能學通一半,也還差得遠!為什麼?因為你們沒有認識到一個根本性的問題,釋迦佛陀說的法,不止人間的三藏,另外於水府、天界、佛國均說有不同之法。在人間還有伏藏、開藏、未開藏,比如現量大圓滿,灌頂當下一個時辰內,受灌人即能見到虹身世界!這部法原本不是人間能懂的,是羌佛首傳於人間。你們又懂得什麼?你們有幾分見識?就只說人間的法,你們知道什麼是密典口耳傳承所載?什麼是伏藏所述?什麼是心印傳承?什麼是化光傳承?什麼是馬棚伏藏、黑馬鐵圍山、銅達山伏藏、七日成就法、安生極樂藏、心風內脈等?龍樹菩薩未開南天鐵塔之前,許多佛法人間尚不知道,更不要說還有唯一佛陀所知的水府、天界中的伏藏境行法,及尚未開膚於人間的諸佛掌持的更高佛法,你們聞所未聞!就憑你們幾個翻眼看不到頭頂的那點凡夫可憐見識,連留給人間的經書的百分之一尚且讀不懂,能知道什麼是每一重天人的不同享受差別、教法?就是說了你們也聽不懂,況且你們還身纏五逆惡罪,你們拿得出什麼釋迦佛陀規定的五明成果,能夠超越到五明智慧圓滿無缺的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定論之上呢?羌佛可以與諸佛共確經論正理,而你們只能與邪師陳恆寶生共商誹謗三寶之妖言惑眾!

 

話說到這裡,凡事都得講一個正理,求一個事實,我必須以理服人,以實為證。所謂名不正言不順,不能我說第三世多杰羌佛是佛,就算是佛了,這不是憑拉珍我唱高調吹噓就能算數的,我沒有那麼荒唐,世人也不傻,信口雌黃而定義,是根本不成立的。若沒有鐵的證據,不符合經教,那就是假的佛陀。只可惜,第三世多杰羌佛不是我口頭說的佛陀,而是合理、合法、鐵證如山的佛陀。我所拿出的是無聖能及的鐵證實據,我會讓你們理清、事明,不會讓你們含糊迷信。

 

你們且好自傾聽:最最關鍵的,重在一切問題之上的一個本質概念,陳恆寶生等,你們聽明白了 !第三世多杰羌佛是誰啊?祂是佛史上第一位由最多的佛教領袖高僧大德共同認證附議的始祖古佛金剛總持多杰羌佛降世,是世界佛教各大教派法王、領袖、攝政王等立下文字認證附議的最高古佛金剛總持本初佛多杰羌 !祂是十方諸佛的師父,是制定教戒的始祖!祂說的法,十方諸佛都要依學奉行,你們竟然說第三世多杰羌佛不通經教,這真是地溝爬蟲恨天高!你們聽清楚,除了各大教派領袖的認證,除了登峰造極的五明智慧成就無聖能及其項背,《藉心經說真諦》首發慶典時,佛陀們來降甘露更是徹底證實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是真正的古佛降世! !!祂就是真正的佛陀! !!你們想過一個嚴肅的問題嗎?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成就已無前聖先例可比,如果祂不是佛陀降世而是冒牌的,釋迦佛陀和十方諸佛無剎不現身,為什麼就不化身一個真佛陀來超過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五明成就,把祂比下去,為佛法為眾生證明羌佛不是真佛陀呢?告訴陳恆寶生及其邪教門人,這一天永遠也不會有 !因為十方諸佛不會與真佛陀多杰羌佛叫板,也超越不了! !!成就、認證均高到佛史沒有先例可比的羌佛,這樣的無上成就都不是真佛陀,那這世界所有被認證的活佛都是假的!你們指得出歷史上被認證的活佛祖師們有哪一個能有羌佛三分之一的聖量成就?沒有哪一個有羌佛的認證附議證書之半數,沒有哪一個的五明成果超越了羌佛,沒有哪一個得到過佛陀們親臨降甘露來證明祂的法著就是佛陀說的法!有了如此至高現實的認證,根本不需要再以預言來佐證,這就猶如釋迦牟尼佛沒有任何預言定性,照常是佛陀!然而,儘管羌佛並不需要預言佐證,本是佛陀真身,但是,釋迦世尊還是早有預言在先,在《蓮花生大師本生傳》第二十八章“向阿難問顯宗”裡,阿難向咕嚕釋迦森格清楚地轉述了釋迦佛陀的預言:

“佛說如來我涅槃以後

……

過了二千五百年

也會出現佛教

我涅槃之後

像我一樣的一個偉人

會解釋教理

而我則以經典的形式

註解佛教教義”

 

釋迦佛陀已經明確預言的,就是現在,有像祂一樣偉大的佛陀來解釋教理。而普天之下,只有第三世多杰羌佛能請佛陀出現,能與佛陀通達,任運自如,能請彌陀出面親自來人間教內因成熟的具緣凡夫,也是唯一的一個五明圓滿登峰,前無古聖,任何菩薩祖師不及其半,這天下唯一與釋迦佛陀一樣的偉人,獨有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世界各大教派領袖、法王、攝政王、國師、大活佛也一致認證附議行文定性,就是古佛再來的金剛總持佛第三世多杰羌佛!! !

 

鑒於古佛的真身鐵證已定,已名正言順是佛陀,那麼,佛陀不是通不通經教的問題,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所說之法,就是制定經教的標準,就是糾正經教誤失的藍本!因為一切諸佛所說教戒,都是來源於多杰羌佛 !!!五方五佛、釋迦佛陀等十方諸佛都是依羌佛的說法標準而修成佛,都是多杰羌佛的弟子。因此,釋迦世尊才在預言裡說,祂是以經典的形式註解教義,其意為早有之教義予以註解。第三世多杰羌佛也是把第一世多杰羌佛說的固有教理加以解釋,或把人間因緣已經成熟該享受的法補充給人間。佛法教義原就是本初佛多杰羌佛所制定,而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即是本初佛的真身降世 !哪裡輪得到你陳恆寶生等不合經書規定、五明一明不沾,連羌佛工巧明之“一石橫驕”的百分之一都做不出來,且毁佛像、謗佛法僧的恶毒、愚極凡夫能有分毫資格評論羌佛的長短 !

 

陳恆寶生你等邪人,多杰羌佛所說其他世界如天堂所享受的法,你們怎麼有資格享受呢?不要說不是聖德的“恆生”,連內密灌頂的邊都不沾,就是那些能作內密灌頂的聖德,還看不到這些法本呢!退一萬步,即便法本現前,你們的眼睛也是看不見、看不懂。比如韻雕“石中奇霧”,就是一部上界修持之法本儀軌。而“一柱擎天”為什麼會神變?那是凡物嗎?那是一部天人所學之法,你們讀得懂嗎?“一石橫驕”,則是一部更高的大聖之法,是利益一切未成佛陀的菩薩等修學的極聖大法!一般有道行證量的轉世再來者,就算能看懂其中文句,法義也很難懂,就更不要說陳恆寶生等邪人,只有徹底諸惡莫作、眾善奉行,無私利益人類社會,悲憫渡生,或許能在某一劫看到文字,再某一劫讀懂。也只有如此聖潔的寶典,才敢懸五千萬美金讓人來複製,才敢量死你陳恒寶生等邪教門人百分之一都做不了,才敢說你們若做成功了,藝術館的全部作品歸你拿走 !今天再加籌碼,只要你們做成功,除了作品和五千萬美金,連藝術館整個財產也一起捐贈給你!這是何等驚天動地的賭注?如果不是佛陀之無上工巧,世人不可能企及,誰敢下此賭注?!陳恆寶生等,你們必須自知,你們是愚惡、低智的凡夫,是連人間三藏都不懂的可憐的佛法外行,你們看得懂什麼天人所學的佛書啊?當然,這世界上也有人看到了,看懂了一些。有人見到韻雕作品是一部佛書,但不懂其內容法義。有人看到了三分之一的內容,有人看到字讀不成句。如貢嘎仁波且,看到“一柱擎天”四維上下及中央,全都是英文的密碼文字,是一部儀軌法,但他看不懂文句含義。他前往求問於南無羌佛,羌佛說:“你已經很不簡單了。”羌佛自謙地說:“我哪有本事把藝術品變成一本文字書籍?我雕的就是一個高難度美妙的藝術品,不要把它說得太玄乎了。你說你看到就看到吧,但還得要依《解脫大手印》兩大心髓修學,修到功德成熟,你自己就懂了。”又過了幾個月,貢嘎仁波且再去看,竟然一個字也沒有,這活佛慌了神,認為大事不妙,趕快前往求問羌佛,羌佛說:“貪得見執,怎能見真?應無所住,如如性智,即能得見非見。行修好了,功夫到位了,什麼時候都能見絕妙稀奇。”又如國際佛教僧尼總會主席釋隆慧法師,也看到“一柱擎天”全部是中文的經教,完全不見藝術作品,但她也不懂含義是什麼。還有其他聖德、大聖德如是而見。但羌佛卻說:“這就是一個複製不了的藝術作品,不是什麼文句組閣。我這個慚愧行人,如果真有那麼大的本事,就好了。”

 

由此可知,真正的佛法,佛教的人與事、聖與人,以及佛菩薩之間的相互關係、化身結構因緣等,在這個世界上 ,除了第三世多杰羌佛和釋迦牟尼佛,誰能說得準?就算釋迦牟尼佛說的某件事,第三世多杰羌佛有不同看法,祂也會直接問釋迦牟尼佛,當下得到最正確的答案。否則,第三世多杰羌佛能說把佛陀請來就請來?能說把瑪哈嘎拉金剛請來就請來?退一萬步,就算依陳恆寶生你們極其荒唐的說法“不清楚”,一問釋迦佛陀,一問阿彌陀佛,不就百分之百清楚佛陀們當時是怎麼說的了嗎?更何況十方諸佛之師的多杰羌佛降世真身,還需要核實於某佛陀才能有正確答案嗎?

 

再如三藏經論,存在許多問題,這早已是佛教界有學之士的共識,僅就《雜阿含經》,其研究專家王建偉、金暉,歷時十餘年的研究結果顯示,本經翻譯、注釋、校勘、排印、失佚、訛誤等很多,再如《心經》,有十一個不同人的漢譯版本,《大般涅槃經》分北譯本和南譯本,如此等等不一而足,其中文句意義不同、差異正偏皆存,有正確的,有錯句的,有翻譯者曲解含義的,除了佛陀和等妙覺菩薩,誰人能辨?經過兩千五百年悠悠歲月,經幾次五百比丘記憶集結,經翻譯家翻譯校註等等,佛經已然不再是世尊所說原貌,再加上眾所周知的波旬魔王早就安排的,非常多的魔子魔孫混進佛教篡改曲解經義(如陳恆寶生、楊宏雷等前期說好、後期說壞,前期說壞、後期說好,好好壞壞,假話隨口,本來就是胡亂曲解經義,亂編亂說,其任務是變相破壞佛教,其目的是讓佛教徒看他們誹謗三寶的邪文、一念不正、招染闡提黑業、墮入惡道為快)。因此,經藏中許多說法根本就不是古佛多杰羌佛所傳下來的教法真諦,自然也不是釋迦佛陀說法的原意,但這些被篡改的,誰又能識得真偽正偏?唯有第三世多杰羌佛,這位五明智慧達到佛史最高頂峰,掌持如來正法,座下弟子成就者眾多,能隨時與諸佛往來通達的古佛!也是因此,蓮花生大師才命藏密最高八十大聖者之一的唐東格博菩薩拜在第三世多杰羌佛座下學法。

 

如有人曾說,釋迦佛陀說過,般若如大火聚,四邊不可取,觸即被燒。羌佛當即告訴他:“這不是釋迦佛陀原話,這是被篡改曲解的。釋迦佛陀不會把般若譬喻為大火聚,沾著就會被燒掉。假如般若如大火聚,行人怎麼還敢沾般若的邊呢?釋迦佛陀只會將三界喻為大火聚。釋迦佛陀當時說的是:般若非大火聚,四邊不可著,著之則焚。是故般若光,如清涼滅罪甘露,依般若故,能洗淨無明業,如是心無掛礙故,能令真如現,不受亦不取,不生亦不滅。”第三世多杰羌佛說:“這才是釋迦世尊所說的般若真諦實相譬喻。世尊所說無上甚深,微妙至高,贊莫能窮。”羌佛還說:“般若如虛空光,見之而不可著,著之則無,這就是佛性能見,生一念之著則無性見,故般若乃解脫成就甘露。世尊說法時處處將三界輪迴喻為火宅,不曾將般若喻為大火聚。”這就是羌佛的現量了知、佛陀的無上正等正覺。

 

因此,陳恆寶生等邪人,你們必當弄清楚這一點: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不是你們幾個詞名煩惱還沒解決的低智無能凡夫,幾個五逆罪人、無知惡婦有資格妄論的,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所說的法義,就是經藏!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所定之規,就是律儀!如一百二十八條知見之不可落入,乃如來正法之規道,眾生依持成就之無上法寶!儘管聖德們都知道羌佛是本初古佛真身降世,鐵事如此,但是,第三世多杰羌佛自己卻從來不曾把自己放在佛陀的位置上過,自始至終都把自己放在與眾生平等一樣的位置,“對比佛像”上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表態就是證明。

 

羌佛是何等無我無私至高聖潔!說幾句世俗的話,羌佛不收任何供養人盡皆知,祂樸實無華,一生到現在還沒有穿過一件名牌衣服,沒戴過任何手錶、戒指等等,連衣服都是自己洗,爛了自己補,鞋子自己擦,沒有任何人為他擦過一次鞋。法會時,羌佛於廟上,出家人給祂吃什麼就是什麼,從來沒有說過一次我喜歡吃什麼不喜歡吃什麼,吃了還付錢給寺廟。羌佛慈悲眾生無與倫比。有一位比丘尼,被她的住持調換到另外的寺廟,該尼卻對羌佛心生記恨,咒罵羌佛還以死相逼,被有關單位關了起來,該尼為自己的行為感到十分難過後悔。放出後的當天,羌佛擔心別的僧尼對她不好,便馬上前往告訴大家要關心她,帶給她許多營養品不說,晚上十二點了羌佛還親自跑了幾個地方,買來該比丘尼喜歡吃的東西送給她。羌佛問她:“你為什麼要恨我罵我詛咒我?”該比丘尼說:“我出家就是為了成就,我好不容易遇到了佛陀師父你,現在要被趕到遠處的寺廟,我不能離開佛陀學法,而佛陀師父說一句話就可以把我留下,卻不開口留我,我當然不恨我的住持,恨佛陀師父你。”羌佛笑著說:“我慚愧修行者,怎麼能管得了你們的住持哦!”比丘尼又說:“我深深知道我已經是大罪人,犯了罵佛恨佛的罪,不可饒恕,我已經發心要燃指供佛來作懺悔。”羌佛沒有同意,讓她內心改了就行了,但該比丘尼還是跑了幾個寺廟想要燃指,但都被那些寺廟拒絕了。這就是羌佛的以德報恨,對眾生無微不至的關心、慈悲。

 

對比再看陳恒寶生,編“無上金剛師”、弟子要“全賴師悅樂”的邪章污規,以足其色狼騙子之淫穢,設各種名目刮眾生供養,享樂腐化,八十歲的老人都要虐待,要老人為他擦皮鞋,不同皮質還要不同擦法,要身患痛疾的老人必須手工為他洗車,擦車的抹布也要規定,乃至老人摔倒在地頭磕破了也不管,僅憑這一件事,他哪裡是佛教徒?哪裡有一丁點修行人的樣子?就是一個視眾生如草芥的惡霸!

 

陳恆寶生及其邪教同夥,你們給我牢牢記住,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不是通經教的概念,而是制定、印證經教的佛陀!你們服與不服都不值分文,你們鬧與不鬧都猶如狗屁。你們複製一個同樣的“石中奇霧”出來吧,讓濃厚瀰漫的大霧留在韻雕石洞中恆久不動、不散!你們若有這個本事,不僅藝術館所有作品全部送給你們,而且,無論你們說什麼,我們全都跪拜在地,恭誠諦聽,因為你們體現了大聖智慧,你們說什麼都是聖意,都是法旨!

 

你們,能嗎?不能,你們百分之百不能,只能妖言惑眾! 

 

泰山巨石上崩出的石渣就能將你們砸碎的幾隻臭蟲,你們還叫囂什麼呢?其實也情有可原,波旬魔王從古至今就沒有放鬆過謗佛法僧、毀滅十方諸佛菩薩聲譽,你們作為牠的子孫,接受祖宗下發的任務,可以理解。但你們再笨也該弄清楚自己到底做了些什麼,你們每發一次攻擊誹謗三寶的低級邪文,你們師傅陳恆寶生隱藏的見不得人的醜事就被挖出來曝光一次。你們的師傅為什麼遭到百年難遇的奪爵惡報?就是你們這批邪惡罪人,一次又一次破壞佛法、誹謗三寶,激起正信佛教徒揭露你們騙財騙色為害大眾的惡行,引起社會關注,皇室才發佈了奪爵令。再跳吧,繼續誹謗三寶吧,不改惡向善吧,不利益社會利益大眾吧,再繼續為惡,你們會把自己搞得連一席逃命之地都沒有了!

 

最後,拉珍再回鋒轉筆提醒佛弟子們,陳恆寶生及其邪教弟子,罪業蓋天、百無一能、極端無知、謊話連篇,他們說的話,絕不能聽,他們的巨大黑業,萬不能染一點點!踏踏實實如法行持,老實修行,慈悲待人,利益眾生世界,辨清邪正。你們的人生還有多少年?不要空過了這唯一的遇上佛陀的寶貴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