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寶生的蠱惑邪說不攻自破

儘管為惡多端的陳寶生(達楚恒生)已到了窮途末路之期,但網路仍可見他的殘黨,不斷在混淆視聽,惡意散播誹謗H.H.第三世多杰羌佛及曲解經教密典的言論,到了是非不分的猖狂地步,這些惡意造謠抹黑,無疑是一條又一條臭惡難聞的遮羞布!遮什麼羞?遮的是陳寶生跟隨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二十七年的虛情假意,遮的是陳寶生壓搾歛取眾生財色的貪婪面目,遮的是陳寶生附佛神棍、以凡充聖的惡行本質。

多年來陳寶生向弟子明示或暗示自己是大菩薩轉世,依仗《上師五十法頌》和「密宗十四根本戒」的戒條及各種誓言來威逼恐嚇弟子效忠,無止盡的奴役操縱和壓榨弟子,到了財色均沾,貪婪成性的地步。造成多少人身心俱損、家產耗盡、負債累累、痛苦不堪;他表面佯裝慈悲,背地裡對受害者卻視若無睹,不管眾生死活!在法國城堡施工期間,陳寶生弟子透露,有一位師姐來月事,不堪長時間工作而昏倒,他竟對身邊的人說:「等她醒來了繼續工作。」這等剝削啃噬徒眾血汗,來滿足他個人無止盡的慾望享受,與妖魔行徑無異,終致天怒人怨,群情憤起。

自陳寶生公開《關於世界佛教總部公告相關問題的說明》背離了第三世多杰羌佛及佛教後,受陳寶生迫害的弟子們不再噤聲隱忍,主動發文揭發陳寶生多年來令人髮指的惡行,其檄文之多到了磬竹難書的地步,如:被奴役的洪鐵生,親近弟子刑力、游薇,《尊者的腳印》主編梁景智,被性侵的王秋蓉,福州的林文蔭,以及向香港灣仔警察總部報案的若干受害者。

陳寶生口口聲聲說,是世界佛教總部在迫害他,其實世界佛教總部並沒有迫害他,連一篇批判他罪行的公告也沒有發出,真正受迫害的是那些站出來揭開真相的受害者們!多年來,受陳詐騙毒害的人不知其數,我想問問陳寶生,你可曾對受害者們生起一絲愧疚?沒有!那我只能評價你「毫無人性」!這類毫無大悲心行,不顧眾生死活,又自我宣傳塑造成大菩薩的行為,以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一百二十八條邪惡見和錯誤知見》第十四條「認無大悲菩提心行是菩薩」來鑒證,陳寶生的妖孽本質立即現形!

儘管眾人,在摸清他宗教騙子的底細後,紛紛與陳寶生劃清界線,但少數陳寶生利益集團的骨幹黨羽仍執迷不悟,繼續散播陳寶生顛倒事實真相的謊言:

如陳寶生對弟子說:「第三世多杰羌佛去法國城堡時是坐著輪椅的,他在攙扶羌佛時,還不小心施展了金剛力弄痛了羌佛。」唉!陳寶生實在是無恥到了極度,這種話都說得出口。

除六月一日下午,有近一千五百人在第三世多杰羌佛文化藝術館前,見到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在群眾夾道恭迎下,由學校街步行進入藝術館為大眾傳法灌頂。六月七日晚上,我與近百人在美國洛杉磯聖格講堂,更親自見證第三世多杰羌佛當眾施展超凡神力,這種名為「金剛杵上供」用來檢驗父性(男性)仁波且色身修持健康程度的制度,源自藏密釋迦炯乃祖師與蓮花生大士時代。受測標準依年齡分級,年齡五十歲以下的男眾仁波且,必須單手從地下舉起重達一百斤的金剛杵高過肩膀,才算成功舉起一下,未達肩膀則不算一下;第二下,必須將肩上的金剛杵慢慢放下,在未落到地面前再次舉起超過肩膀,一共要舉六下才算及格達標;六十歲以下要提舉九十五斤的金剛杵;七十歲以下則要提舉九十斤的金剛杵。

那時,現場約有二、三十位身體健壯的男眾試舉了一百一十斤的金剛杵,只有香港年齡五十五歲的甘德尊巴仁波且,拼盡了全身力氣舉過了五下,以不及格收場,其餘試舉的所有男眾則連一下也沒能舉上肩,包括我自己。

在大家都自認力量不足,棄甲投降後,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在七眾弟子的見證下施展了神力,以超過五十歲兩級的年齡,舉起重達一百一十斤的金剛杵七下,震攝在場的所有人,而且舉完後臉不紅、氣不亂,立刻對大眾說法,令我們在場的所有佛弟子驚嘆萬分!

請問陳寶生,你既然對弟子吹噓有金剛力,敢不敢公開接受測試呢?可惜,我量定你不敢,不說你一百一十斤的金剛杵一下也舉不起來;在歐洲時,數人見你連一個七十斤(35公斤)的槓鈴都舉不動,還談什麼金剛力,吹牛騙錢不費力還差不多!

又如陳寶生對弟子說:「佛陀不收供養是假的,他每次到美國都帶幾十萬美金來供養羌佛。」稍懂一點美國法律的人都知道,如果真如他所說,那陳寶生已經違法了!所有到過美國的人都知道,入境美國海關必須提交申報,每個人最多只能攜帶一萬美金現鈔入境,同時也不能透過多人分拆攜帶,一當抽檢發現超過一萬美金,輕者沒收、罰款,嚴重者還會判刑。

我想問問陳寶生,在你發表《說明》前,每年進出美國五、六次,以你的說詞每次供養幾十萬美金,多年累計下來,這些鉅款從何而來?是怎麼帶進美國的?匯款有匯款水單,支票有支票記錄,現金有入境現金額度,休想賴掉一分一毫。又是誰收了你的錢?收款憑證在哪?請你說明一下金錢的來源及流向?說難聽點,你謊稱供養卻連一個人證、物證都提不出來,但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九日,你親筆寫下佛陀師父不收你求法供養的證言仍刊在《多杰羌佛第三世》寶書中,難道你否認得了嗎?多年來第三世多杰羌佛為眾生傳法不收供養的事實,凡是向羌佛求過法的人都可以作證!這說明你擔心打著供養佛陀師父名義詐收弟子供養的罪行將被揭穿,藉著抹黑佛陀師父收受你的供養來脫罪,其居心無比邪惡,可惜你的嫁禍詭計,再度不攻自破!

在王吉財的「真相」自白文中寫到:「因海聖僧是怎麼回事?陳寶生說,是三世多杰羌佛用玻尿酸打的。」我只能說陳寶生你對百場聖會根本一無所知!我憑什麼說這樣的話?很簡單,從聖尊圓寂到第三十二天送供期間,你只參加了四場法會(經向世界佛教總部諮詢查核),一個百場法會只參與了四場的人,有什麼資格在一旁指手畫腳、說三道四!但為了讓眾生明白事理真相,我必須戳破你的無知與謊言。

首先要知道,美國是一個極重視人權的國家,無論生者或亡者都享有同等的人權尊嚴。因海聖尊在圓寂後,經過法醫及世界中華殯儀館人員做了法定的檢驗,對於長老法體的狀況掌握的非常清楚。雖然在長老圓寂第九天,殯儀館出具合法文件,建議並同意我們將長老的肉身迎回寺廟繼續未完的法事。但是殯儀館仍具有法律監督權,館方可以隨時來到寺廟抽檢,如果我們對因海聖尊的肉身有任何不當或非法的行為,我們必須承擔相關的法律責任,因此,世界佛教總部在舉行法事的每個細節上都非常的謹慎如法,深怕稍有不慎對聖尊的法體造成影響。

實際上,百場聖會期間,世界中華殯儀館的人員確實來做了抽檢,經過現場檢查後,鑒證因海長老肉身大神變,毫無任何人為外力造作的跡象!

試問,如果照陳寶生所說,是人為假造、拖打玻尿酸,那法醫和殯儀館的專業鑒視人員會檢查不出異狀嗎?一旦發現有異狀,我們能逃得過法律刑責嗎?陳寶生實在是癡人說瞎話!因海聖尊創立佛史新聖蹟的成就是鐵的事實,弘揚讚嘆者功德無量。倒是你陳寶生造謠誹謗因海長老的成就是人為造假,等於是變向誹謗世界中華殯儀館在姑息縱容犯罪行為,損壞世界中華殯儀館的聲譽與專業形象,當心你的言論要背負法律責任!

我只想告訴各位行人,從因海聖尊圓寂當天到百場聖會圓滿,透過補修圓滿百場功德的行人不少,但從百場法會第一場到第一百場無間斷、無缺席的只有四人,我是其中之一,因此我對百場聖會的情況很了解。陳寶生和饒真真從頭到尾,只出現了兩天,參加四場法會;其中一天,陳寶生在饒真真的攙扶下,登高親自瞻仰見證因海聖尊大神變後的聖容,當時見他一臉恭敬,點頭讚嘆!當天與共同見證的七眾弟子留下了合影,這是在場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可在他利慾薰心,轉入魔道後,便否認了他曾見證的一切,但凡經歷過必留下痕跡,你想賴也賴不掉。這也難怪,一個不信因果,滿口誹佛謗經謊言的闡提之人,還有什麼無賴惡劣之事做不出來? 犯了妄語戒,說了一句謊言,就要用千百句謊言來圓謊,一個滿口謊言的人說的話,還有什麼可信之處呢!

我早在「聖僧寂後肉身大神變 開創佛史圓寂新篇章──參與因海長老圓寂百場聖會記實」一文中發下了我的誓願,既然陳寶生說因海聖尊圓寂後十日大神變聖蹟是假的,那請你也公開表態發誓,為你自己所說的話負責,否則你就是個辱聖妖人,謊言入髓的大騙子!

最後,我想奉勸受到陳寶生蠱惑處仍於徬徨徘徊的行人們,人生難得今已得,佛陀難遇今已遇,正法難逢今已逢,今生如不能把握萬劫不遇的無上法緣,修學如來正法,了脫自己的生死,那來生就沒有機會了!相信你們只是一時無法接受這突來的變故,一時無法割捨投注多年的師徒情感,相信你們的心中仍然保有皈依佛門三寶時不變的誓願!我知道你們的心裡很苦,但這苦是陳寶生變質的行為所造成的,知苦、斷苦因才能離苦果,願你們斷開陳寶生,回歸十方諸佛的解脫正道,值此影響你們永世幸福最關鍵的抉擇時刻,祝願你們的決定能為你們帶來智慧光明,無憂幸福!

慚愧行人 次仁丹巴

2017年6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