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格瓊哇致陳寶生弟子的公開信

  

據香港媒體報導,6月12日,陳寶生的女弟子王秋蓉從台灣跑到香港,向港方警署報案,聲稱她先後在台灣、香港被陳寶生控制,被強姦、毆打和性侵犯達8年之久,直到今年3月才逃離。

我今天無意去評價這一事件的真偽與曲直,我完全相信「因果業報如影隨形」的定律。而今天的這封公開信是專門為陳寶生弟子中那些迷茫者而寫的,因為我感受到了他們此時內心無比的煎熬,感受到了他們的痛苦、茫然和不知所措。由於魔障的干擾,他們無法分辨誰正誰邪,誰是誰非,誰對誰錯,此時此刻,他們不僅僅是站在人生最大的轉捩點,而是站在今後無量劫的歲月是痛苦還是快樂的轉捩點,是站在佛國與地獄的轉捩點。

因此,我想有必要跟這些還有些許善根的行者說幾句心裡話。希望對他們明辨是非真相能有一些參考價值。以下是我這個慚愧比丘香格瓊哇要說的心裡話:

善良的修行人,陳寶生的弟子們啊,你們原來所頂禮膜拜,錢財供養,「三業相應」的師父陳寶生已經入魔了!特別是他們弟子今天發出的《恆生弟子 要說的話5》,才真正說出了陳寶生一直想公開說的話,才算徹底撕下偽裝,露出了他謗佛誹法的妖孽真面目。

這10多天來許多佛教微信群,各博客、微信平台掀起對陳寶生欺師滅祖妖孽行為的一片討伐和譴責。證達法師、龍舟師兄和慚愧的我也都從不同角度寫文章,披露真相,許多佛弟子包括《尊者的腳印》主編梁景智、福州的林汶蔭等等許多你們團隊原來的師兄姐也都寫了材料,揭露陳寶生控制壓榨弟子,欺騙眾生錢財的諸多劣跡,你們要明白,這無非是想幫助你們認清陳寶生真面目,遠離邪師騙子。

我知道《恆生弟子要說的話》的系列並非代表你們想說的,而你們現在心裡很痛苦,很無助,畢竟你們從皈依拜師那天起就被強調「要與上師三業相應」、「視師如佛」,而今卻告訴你,陳寶生是妖魔,應盡快遠離;網路上、微信里充斥著對陳寶生及少數頑固弟子的一片討伐。你們無法接受這樣的現實。

畢竟在你們的思想意識中被深深植入了「我師父是聖者,是菩薩」的觀念,乃至你曾為自己能拜到這樣一個聖者為師,感到無比的自豪,而今卻披露他只是個不通經教的凡夫,情何以堪?

畢竟你們每天共修後所念誦的《修行者法則》全是那些「成就悉依師」,「世世隨恩師」,「全賴師悅樂」等誓言,而今卻告訴你,這都是違背教戒控制你們的邪惡枷鎖。

畢竟你們平時所看到的都是他貌似慈悲的一面,而今卻是鋪天蓋地揭露他假慈悲、斂財、壓榨弟子的罪惡。

畢竟他曾經讓你感動過,流淚過,受益過,多年的師徒情感又豈是說割捨就能割捨的呢?

面對這突如其來,出乎意料的變故,你們茫然而不知所措是任何一個正常人都會有的心理反應。然而,我今天想告訴你的是,今天的陳寶生已經不是昔日的陳寶生了,他完完全全入魔了,是魔入膏肓,無可救藥了。此時的他正戴著慈悲的面具,伸出了他那邪惡的魔爪是要拉你們與他一起走上魔道,奔向地獄的啊!你們怎麼能就這樣輕易跟他走呢?

看到這位緊緊追隨了佛陀27年,曾與我一同在佛陀座下學佛17多年的師兄,如今卻變成了這樣的一個大魔頭,我與你們一樣心如刀絞。但是,你們也是我的無始劫以來的親人眷屬,有的是我前世的父親母親,有的是我某一世的兒子,有的曾經是我的朋友、叔叔、兄弟姊妹,我怎麼能因為他與我的私交,而放任他帶你們這些親人走入邪道,墮入三惡道受苦呢?如果那樣,我就不是佛弟子,不配做修行人了;如果那樣我就因凡情所執而喪失了一個比丘,一個慚愧修行人必須具備的菩提心;如果那樣我今生也絕不可能成就解脫了。因此,我有責任和義務幫助你們撥開迷霧見廬山真面目。

我雖然曾任佛學院院長,但我自己實質的修行證量是很一般的,是一個擁有虛名的比丘,但必須聲明的是,出家人不打妄語,《是什麼因緣讓陳寶生在拜師27年後突然要離開?》這篇文章確實是我這個慚愧比丘香格瓊哇所寫,毋庸置疑。但你們的懷疑恰恰說明瞭你們的思想已完全被陳寶生所控制,他讓你信什麼,你就信什麼,他讓你懷疑什麼,你就懷疑什麼,甚至他讓你說什麼不說什麼,你們就說什麼不說什麼。這也恰恰說明你們只看表像不看實質,只看過去不看現在。也正因為你們只看表像不看實質,才會被他迷惑蒙騙,才會把我們打自內心的慈悲看成是對他的迫害。

你們只看到陳寶生過去曾經因為修「泥丸道果法」取得開頂的圖片以及三師七證的「二星須彌輪」就以為他是不退道的聖者了,殊不知,「泥丸道果法」開頂還只是在仙道,是屬於那種「最笨的仙人」,還沒有真正邁入聖者之門,而且他所開的頂早因為他的邪惡見行為而退道成凡、神識無法出體了。否則,為什麼他一直不敢參加前幾年七師十證的考試呢?為什麼在這次聖考中只能以「辦聞法點功德」入考呢?

你們只看到陳寶生舉辦「觀音大悲加持法會」時佛弟子的受用,就以為是他神通威力的展顯,卻沒有看到,「觀音大悲加持法會」的實質是靠多杰羌佛的傳承力和觀世音菩薩的大悲力起作用的,根本不是主法者的道力顯現。而且你們只看到這樣法會中顯現的種種不可思議,卻沒有看到如果法會後他沒有做放生結行,必然是附佛外道或者是妖人的本質,這樣,參加法會接受加持的人不但得不到真實受用,反而會罪業上身。你們自己回顧一下,這麼多年陳寶生每年都在舉辦這樣的法會,他放生了幾次?又讓你們多背了多少罪業?

你們只看到陳寶生口若懸河,幽默風趣,說起佛教義理條條是道的表像,卻沒有看到他錯解法理經義,邪知邪見,違背經教的實質,否則,為什麼他參加總部考試,在開卷考的情況還只考了可憐巴巴的18.5分,有47道題留空白呢?否則,為什麼他已經沿襲了10多年的,要求你們每天念誦的《共修儀軌》和《修行者守則》被總部聖德慈悲批駁的體無完膚後,才知道自己錯罪太大,而緊急通知你們停止修學這些呢?雖然你們在今年春節後就停止修學這些罪孽篇章,但卻又讓你們背上重重的黑業,你們看到這些黑業了嗎?否則為什麼你們學佛的受用不大?甚至越學越窮,越學煩惱越多,思想越不清晰呢?為什麼你們現在連基本的邏輯思維都沒有了呢?因為稍微有點基本邏輯思維的人現在馬上能看透陳寶生的謊言是多麼的幼稚可笑。

你們只看到陳寶生在古堡時大部分時候吃素的表像,就以為他是個節儉的修行人,卻沒有看到他乘飛機必選頭等艙、穿名牌、抽雪茄、上酒樓等等諸多背後奢靡享受的另一面。

你們只看到陳寶生某個時候關心弟子,噓寒問暖,乃至聽到弟子哭訴不幸遭遇也會兩眼濕潤,滴下淚水的表像,就以為他內心柔和慈悲,你們卻沒有看到他背後暴跳如雷,動輒讓弟子長跪地上受罰的另一面,也沒有看到他用魔術欺騙弟子「除障」,欺騙錢財的時候,也沒有看到台灣一法師因為借錢給他辦公司而陷入債務糾紛,最後含恨死去的悲慘,更沒有看到他假借為汶川地震捐款,侵吞弟子所捐善款200多萬元人民幣,至今尚未捐出而不了了之的貪婪本性。他背後的太多劣跡並非你們能看到,而你們沒有看到這些劣跡不代表他就沒有這些劣跡啊!

你們只看到陳寶生說話謙虛低調的表像,就以為他的修行很好,卻沒有聽到他曾暗示弟子自己是未來的獅子吼佛,是密乘覺域派祖師再來的吹牛,也沒有看到他自詡菩薩,以凡充聖的實質,否則他怎麼會要求弟子稱呼他「大寶金剛上師」,要求弟子「三業相應、視師如佛」呢?又怎麼會肆無忌憚的收受弟子的頂禮膜拜和供養呢?否則為什麼會有《尊者的腳印》一本邪書專門吹噓他「如何不得了」呢?

你們只看到陳寶生以「不敢佔用弟子聞法時間」為理由,似乎不辭辛苦,連續多個通宵接見弟子,不厭其煩的回答弟子提問的表像,就以為他真的具有聖者風範,你們卻沒有看到弟子因此受折磨,因此而勞累,而他自己卻陰陽顛倒、白天睡大覺的另一面。這真的是處處為弟子考慮的師父嗎?你們可以去問問其他師父有沒有這麼折磨弟子的?

善良的修行人啊,你們被陳寶生太多太多表面現象迷惑了,以致根本看不到他貪婪、邪惡、妖孽的另一面,猶如俗話說「一俊遮百醜」。

猶如現在,你們只看到他吹牛要帶領你們深入學習釋迦佛陀經藏,卻沒有看到他根本不通經教,連門都沒有入的實質。 猶如現在,你們只看到他說要帶你們「回歸本源」,卻沒有看到其實是他欺師滅祖,離經背道,帶你們走入魔道,墮入地獄的本質。

猶如現在,他告訴你們不要說是非,不要管對錯,只觀自己的內心要住在空性的表像,卻沒有看到他在背後以胡編亂造的種種謊言誹謗羌佛,誹謗正法、誹謗聖德,說什麼:羌佛是假的,聖考是假的,佛降甘露是假的,因海玉尊是假,祿東贊法王和阿寇拉摩仁波切兩人共同抬起四千磅水池的過程是假的,《多杰羌佛第三世—正法寶典》里記載的佛陀聖跡是假的,佛陀的「五明成就」,藝術作品登峰造極是假的……

猶如現在,面對眾多正信佛弟子對他的討伐,你們只聽到他說「不用計較,學會明辨」,就以為他忍辱,你們卻沒有看到他這句話中的矛盾,請問:如果不去計較,不做對比,又怎麼學會明辨呢?為什麼他會這樣說?因為只要你們一計較,就會有正信佛弟子之間的辯論,只要有辯論就會有對比,只要有對比,你們就會感受到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偉大聖潔,而認清他「以凡充聖」的本質,那麼,他這幾個月來所做的「離師背道」的鋪墊、努力就全部白費。

又猶如現在,你們只看到依照陳寶生的命令撤下了三世羌佛降世皈依境,換上了釋迦牟尼佛像和他的個人像,就簡單以為都是掛佛像沒有區別,以為是很正常的表像,卻沒有看到你們現在是以邪心惡念撤下皈依境,就是對普賢王如來、對多杰羌佛、對十方諸佛的侮辱,必獲闡提重罪而種下了無量劫地獄業報種子的實質。

猶如現在你們只看到自己心智紛亂,思路不明的表像,卻沒有看到這樣的糾結其實是因為陳寶生放出諸多「煙霧彈」,編造了種種謗佛謊言,端掉了你們內心的精神支柱造成的。這就叫「妖言惑眾」。

此時此刻,我能給你們的建議是,無論外界如何紛擾,無論再多的言辭狡辯,你來我往,那都不重要,此時最重要的讓你們自己靜下心來,做幾個簡單的推理,一切都能清晰明瞭。

請問問你自己:學佛到底是為了什麼?學佛到底是為了去佛國,還是為了去惡道?誰能帶你去佛國?誰會將帶你去惡道?

請問問你自己:是符合釋迦牟尼佛經藏規定的人能帶你們去佛國,還是攪毀佛像金剛像、打著「深入經藏」的幌子,背地反對、違背釋迦牟尼佛經藏的人能帶你們去佛國?

是符合釋迦牟尼佛經藏規定具足五明的人能帶你們去佛國呢?還是不符合釋迦牟尼佛規定一明都沒有的人能帶你們去佛國呢?

是不收任何供養、無私利益眾生的佛陀能帶你們去佛國,還是巧設各種供養名目奪取你們錢財的貪欲之人能帶你們去佛國?

再請你問問自己:你們真的發自內心確定,一個連佛教基本知識都沒有的人有能力帶你深入經藏嗎?能確保他不會胡說八道嗎?

你們真的發自內心確定,所有外界對陳寶生的譴責都是沒有事實根據的嗎?你真的確定陳寶生所告訴你的都是真的嗎?調查取證過了嗎?

你們真的發自內心確定,像陳寶生這樣欺師滅祖的人不會把你們帶到地獄三惡道去嗎?僅憑釋迦牟尼佛經藏規定就必須到三惡道,難道不是嗎?

你們真的發自內心確定,你們前面的路是光明的嗎?難道就憑陳寶生那三寸不爛之舌而沒有任何實際道量,用魔術耍把戲來迷惑你們,就可以帶你走向光明?……

沒有必要思考太多了,只要你能讓自己的心靜下來,自己一個人去面對,不要先入為主,而是將兩邊的觀點和事實羅列在一起做對比,去偽存真,刨根問到底,相信足夠讓你豁然明瞭的。

從來沒有任何人逼迫你們什麼,也從來沒有人強求你們留或是走,從我依止到第三世多杰羌佛座下到現在,已經十七年了,我看到的師兄師姐中,成就的、沒有成就的、修學好的、修學差的、留下努力上進的、離開不再出現的,各類人都有。佛陀師父公開說:「每個眾生都有他們各自的法緣緣起,只要是如來正法,你們跟誰學都一樣。」有人說我們永遠生生世世就跟佛陀師父學,第三世多杰羌佛都是回答:「你們要跟十方諸佛菩薩學,不是跟我學。這是為什麼?因為你們相應哪一位佛菩薩有緣,那是多生無始以來的緣起。但是,絕對不能跟外道邪師學,只要是如來正法,符合釋迦牟尼佛教戒的,都應該學,法門無量誓願學。」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在很多法音里都是這樣表態的,而不是你們所編造的那樣。如果你們聽過這些法音還這樣編造那就種下罪惡的因了,如果沒聽過,就應該多聽一聽。

其實,這些天來,我們所譴責的是陳寶生謗佛辱法、殘害眾生慧命的行為,與你們的去或留,學或不學毫無關係。我們所做的只是把你們錯誤的、邪惡的行為揭示出來,把正確的義理告訴你們,希望你們早日明辨正邪,回歸到十方諸佛的懷抱正途。你們所謂打擊、陷害、搶奪人頭等說法,就實在有些宵小量度君子之嫌了,未來的路到底要走向哪裡,全都是你們自己的選擇,沒有誰控制左右得了因果。

我寫的這一篇文,也許會因為事理真切、用語過直而傷害你們,但我絕無半分意圖要把你們挖到我這裡來,正如我的佛陀師父說,你們到哪裡學都一樣,只要學正法我就祝福你們。我希望這一篇文,給你們有些還在迷糊中的人,帶來醒悟,帶來祥瑞,帶來善因的種子。如果這一篇文有不當之處,讓你們不愉快痛苦了,我必須在這裡給你們說一聲對不起,但照常祈願十方一切諸佛菩薩加持你們免災去難,闔家安樂,幸福永年!

 佛弟子慚愧比丘 香格瓊哇
2017年6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