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世多杰羌佛

淺釋邪惡見和錯誤知見

(摘自第三世多杰羌佛原法音開示)

          今天我為大家講什麼呢?就開示至關重大的成就解脫關鍵佛法吧。這一次我必須要提醒大家,今天我對大家講的法確確實實是不能忽視的重要。重要在哪裏呢?這是關聯到你們學佛修行是否能受用,能福慧增長成就解脫,或者墮入三惡道的大事問題。今天講到的是“邪惡見和錯誤知見”,凡是學佛修行人的人,只要犯了一條邪惡知見,這個人是不能成就解脫的,而且也不會增進福慧資糧,修成道力境界。不管你是哪一宗哪一派,只要是你想了生脫死,得到成就解脫,就不能犯邪惡知見和錯誤知見,只要你犯邪惡知見其中一條,就不可能修起福慧資糧而且無法成就解脫。但如果犯了以後,懺悔了,當下改正,就沒有問題了。錯誤知見的罪略微比邪惡知見輕一些,雖然略輕,有的條款犯一條也會出問題,有的只要犯二三條,同樣不得成就,不得受用。這是所有佛教徒必須要執行的一種了生脫死證成就聖果的鐵定法規,這法規不是誰編造的,這是因果的規律,是十方諸佛菩薩之菩提共行。邪惡知見和錯誤知見,是《解脫大手印》裏面必須的一個重要部分。為免有的人理解錯誤或講解偏邪亂說,所以今天我親自講釋,這是粗略的淺述。

           邪惡知見大概為:所謂“大概為”就是說,這裏並沒有包括完所有的邪惡知見,但主要依法的已經包括了。只要不犯邪惡知見和錯誤知見,自然你就成了菩提道上正知正見如法的修行大德。

           以下每一條款均以“認”來立標,也就是只要認同、同意、執行以下條款,就是犯了邪惡知見。

           第一條,認鬼神為解脫主。

把鬼神認作當成我們依止解脫的主人,把鬼和神作為我們依止成就的領袖,確定認為這鬼神可以救我們出離生老病死苦,認為只有鬼神才是救我了生脫死之主子。其實鬼神本身都未能了脫生死,所以鬼神並非我們學佛修行人的解脫主。

           第二條,認神通為成就目的。

認修行學佛是為了證神通變化,得到神通就是我們追求的最終目的,得到神通就成就解脫了。要明白,神通與成就解脫完全是兩回事,無論有多大的神通,也不屬於成就解脫的本質,因此,圓滿福慧,證空性真如,生死自由,才是成就的目的。

          第三條,認可破三乘戒律。

認為所受的三乘戒律是可以破犯的,在某種因緣下或特殊修法下我們可以不守三乘戒律。必須注意,無論什麼條件,三乘戒律都不可破,任何人,包括高僧聖者法王等都必須執行,否則就是披著佛教外衣的左道旁門。

          第四條,認脫離菩提心修行。

佛法中有很多修行的方法,無論用任何修行法,都不能脫離菩提心,只要脫離了菩提心,任何修行都是邪惡的修行。所以修行最重要就是不能脫離菩提心,也不能認同脫離菩提心者。

          第五條,認戒律不需全部守。

只要你受了某個戒,就得不折不扣的守,每一條都得守,不能認為只守其中一條或部分戒條,某些戒條可以不守。只要認為戒律可以不必全部守,此理念不僅是邪,而且是惡。

          第六條,認弘法可冒稱佛菩薩。

認為我們自己為了弘法,或者某人善巧方便弘揚佛法,這種情況下,為了抬高地位接引他人,可以稱自己是什麼佛菩薩,叫徒弟、友人宣傳自己是某某佛菩薩。只要有這類行為或觀點,就是邪惡知見。

          第七條,認常見為實有非幻。

這是勝義諦義理,認為一切法都是實實在在的,不是幻化的,是現實的,人與人之間,物與物之間,事與事之間都是真實的,一切世間法不是無常的,而是實有、是真實不虛的,一切都是實在不是幻化的,這是邪惡知見。

          第八條,認空性離常獨立。

認為空性跟世間法的一切常見沒有關係,只要進入空性所有現實的一切都不存在,認為空性中沒有這些有為法的現實安住,空性是獨立的一個空,這種見已經邪惡。悟得空性沒有離常,證到空性以後就知道,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二者互不相礙,一元本諦,真空妙有應無所住之真如。

          第九條,認只修法不修行得解脫。

認為我今天只要學了某個法,我就成功了,例如我現在修金剛換體禪何等了得,我可以作法,可以任持操運了,我修拙火定排除諸障,還要修什麼行啊?我不修行都可以,我會成就,我會解脫的。這太邪惡了。

          第十條,認法身是有形相體。

我們的如來藏真心,即是指法身,這個法身是法報化三身之一,把法身形容成有形相、有大小、有顏色,或者有什麼覺照清靜、安樂快感,只要認為法身是一種有形相知味的體物,就是邪惡知見。

          第十一條,認依佛力做壞事無罪。

認為依於自己修法的力量,已有十方諸佛菩薩的加持,自己做點壞事是沒有罪的,因為佛菩薩會馬上來把它消失掉。

          第十二條,認斷我執割斷父母情懷。

為了斷掉我執,連父母親的關係都不認了,或者自己要出家,父母傷心悲哭,而你照常不理睬父母的感受,還認為這是斷掉我執的行為。其實這種忤逆不孝,叫做邪惡知見。斷我執,恰恰要利益眾生關心眾生,把自我的利益放在第二位,而不是不顧父母的感情,把父母的關係一刀兩斷。

          第十三條,認只要做好事,就具聖涅槃。

認為我們只要是做好事,一切都是利益眾生的,就已經具備了聖者的涅槃,就成就為佛菩薩了。要知道,做好事是有相布施,由因果所然,生人天福報。而聖涅槃是證聖境的事,那是要真正了生脫死任運自如的無為境界,不生不滅的聖地。所以認只要做好事就具聖涅槃,是邪惡知見。要明白除了做好事,還必須結合無為聖法的修持,才能具聖涅槃,這是沒有二路可走的。

          第十四條,認無大悲菩提心行是菩薩。

在這個社會上,有各式各樣的法王、仁波且、大師、大法師,他們其中一些人並沒有菩提心,也沒有菩提心的行為,但是由於他借助於某種宣傳,就把自己塑造成了一個大菩薩,實際上是假聖德。所以,沒有大悲菩提心的人,無論他是什麼身份的人,都不是菩薩,認這種無大悲菩提心行的人是菩薩,是邪惡見。

          第十五條,認不明信因果迷命理運氣。

不明信因果,不相信因果,否認因果,而相信算命,相信運氣,這是邪惡知見。要知道萬事萬法都是因果關係。

          第十六條,認空諦說理,離實修行持。

這種情況在顯教中比較多,在密宗裏也有。尤其是現在普遍炒於社會上的一些人,都喜歡空諦說理,什麼禪門的參悟啦,什麼萬法無自性,本然屬空啦,什麼應無所住而生其心啊,什麼意念空寂如如啦,什麼不來不去的本性天然啦,把這些道理講得天花亂墜,神玄難弄,尤其是喜歡把《壇經》搬來講,把《金剛經》拿來講,把般若拿來講,說一大堆空諦說理,但離實修行持,不去宣傳實際的修行,不告訴眾生如何實施菩提的道果,如何行持菩提的實相行為,這種人太多了,非常嚴重的違背因果。佛法的空理空諦,可以講,但那只是理論,解決不了生死問題,所以釋迦牟尼佛才告訴我們要如何修行,修行轉換因果才能實際證入那些道理所講的境界。所以凡是認空諦說理,離實修行持的人,這是邪惡之人,邪惡知見。

          第十七條,認六道輪迴是傳說不實。

對天人、阿修羅、人道、地獄、畜生、餓鬼這六道,認為是傳說中的存在,不是實在的有,鬼是沒有的,六道都是不存在的。只要有了這種理念,就會造成一切因果都是空假的囉?不成立囉?要知道,想明白一點,釋迦牟尼佛說六道輪迴真實不虛,生老病死苦、五濁惡世,你們大家現在就在這個現實生活中,難道不是這樣嗎?事實就是如此。如果否認輪迴,就是跟佛陀對著幹。可以把人間生老病死苦的世界說成極樂世界,在這裏打一個比喻吧,確實有人想把苦集諦的世界改變建立成人間淨土,這種從善其流,樹利他風,導引大家做好人好事,是行四無量心的舉動,但是如果認為這個世界可以建立成真正的人間淨土,這就違背佛陀教誡了。任何辦法都改變不了因果輪迴的規律世界,無論以什麼形式產生出來的結果都不是淨土。人間就是人間,淨土就是淨土,完全天地之別、聖凡兩界。因為淨土是不生不滅,思衣得衣,思食得食,不存在無常相。而所謂的人間淨土中,充滿著完整的生老病死苦,思衣無衣,想得食得不到食,還得要自己勞動賺錢來才有,不是憑意念觀想得來的。處在這個世界中,不想生老病死,但又是實實在在的現實存在,必須生老病死痛苦充盈著,無論用盡任何辦法所取得的結果,最終還是輪回世界的無常相果,改不了生滅無常,無論任何聰慧的凡夫都脫離不了五濁痛苦,因為這就是無常六道輪迴的必然規律。所以六道輪回是存在的。

          第十八條,認大喇嘛大和尚定大聖德。

只要遇到是大喇嘛、大和尚,就認定此人是聖僧了,是大聖德。什麼叫大喇嘛、大和尚?就是非常有名氣的,或者是全世界震驚性的某種高僧,就認為確定他們是大聖德。其實這些人物,他們有可能是聖德,也有可能不是聖德,乃至有的非常著名的佛教法王,實際上是凡胎一個。

          第十九條,認利益大於佛法。

在我們個人的利益與佛法相對立的時候,你取佛法還是取利益?如果你將利益看得高於佛法,你是邪惡知見。利益不能高於佛法,佛法是無上珍寶,寧捨生命不捨佛法。